-

山乡女税官 栖霞市“巾帼十杰”刘爱香一生追税

2010-06-04 09:02:07  来源:胶东在线   作者:  个评论  点击数:

刘爱香(右)与纳税人

 胶东在线网6月2日讯(通讯员 林新忠 王强 蒋言芳 牟建新) 从亭口到唐家泊20公里,从唐家泊到亭口20公里;从唐家泊到庙后30公里,从庙后到唐家泊30公里……这些,她全知道。因为在这些偏僻的山乡里,她在那 里工作了整整28年。28年,她从没向任何领导提出自己个人的任何一点要求,却默默地一人干了几个人的活儿;28年,她几乎没休一个囫囵的假期,每年加班 的时间折合起来可达1000多个小时;28年,经她手的帐目超过亿元,单据摞起来有她几个人高,却从没出过一点差错;她就是刘爱香,栖霞市“巾帼十杰”、 地方税务局唐家泊分局的一名普通会计。

  父亲说:孩子,可别给爸爸脸上抹黑呀!

  慈祥的老父亲,她的 在刘爱香家里,父亲的像片挂在一个非常显眼的地方,下班回到家里,看一眼心里就踏实许多。虽然父亲已离开她十二年了。

  至今,父亲的音容笑貌一直印刻在刘爱香的脑海里,因为父亲对她的影响太大了。

  1982年,干了一辈子税务工作的老父亲退休了。刚刚18周岁的刘爱香接替父亲,成为亭口税务所的一名税务征收员。

  亭口税务所离县城20多公里,父亲用自行车推着她的铺盖,弯弯曲曲的山路,父女俩走了一个多小时,等到了税务所的时候,满身除了汗水就是泥尘。 刘爱香的眼里浸满泪水。她开始怨起父亲,她曾看到父亲整天风里来雨里去,没日没夜地奔波,打心眼里她也没有看好征收员这个工作,是父亲硬是给她报了这个岗 位。

  父亲知道女儿的心思,他最担心的是怕女儿吃不了这个苦。临走的时候,父亲拉着女儿的手,深情地说:”闺女呀,你可不能给爸爸的脸上抹黑呀!“刘 爱香牢牢地记住了父亲的这句话。

  第一次下乡收税的情形,刘爱香至今记忆犹深。师傅是一位四十多岁的老税务,姓王。那一天,天正下着小雨,她和师傅披着雨衣,骑着自行车走村串户 查税收税。从所里出发,一个村一个村地走,一个商店一个商店地跑,等赶回所里的时候天已是晌午,浑身都湿透了。王师傅告诉她,咱这个活儿就是这样,别人休 息的时候就是咱最忙的时候,天越不好越要下乡。年轻人,你能服得这个苦?刘爱香抹一把脸上的雨水,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过不长时间,刘爱香就开始自己独立工作了。虽然心里有些发怵,可是,她天生不是一个娇气的女孩子,当师傅问她行不行的时候,她笑笑说:“没问 题!”就这样,人们经常会看刘爱香的身影出现在,每户小商店内,出现在人来人往的集市上,出现在做生意的人群中……几个月下来,脸变黑了,人变瘦了,可她 的税收任务却在一天天往上升。纳税人都说,看这小闺女那样文弱,收起税来还挺有办法。其实,刘爱香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办法,她的办法就是多吃一些苦。有一年 冬天,天下着雪,刘爱香骑着自行车到20多里远的下阁子活性碳厂去查税,等踏着雪摸黑回到所里的时候,已是晚上七点半,脚也冻麻了,连累带冻,她灌了一个 热水袋,往被窝里一热就睡过去了。等醒来时,才发现脚已被滚热的暖水袋烫起了一个大水泡,当时她却浑然不知。

  风里来,雨里去,刘爱香在收税员这个岗位上一待就是十二年。十二年里,她的岗位变了一个又一个,却依然是一个收税员,一些不理解的个体户,背后 都叫“税狗子”,可是她却像没听见一样,不论你叫我什么,能交上税就行。为此,一些老的征收员都有些纳闷,他们说:看刘爱香平日里没有个话儿,干起工作来 还真有两下子。

  可又有谁知道,在成绩的背后,刘爱香付出了多少。为了找到躲税的纳税人,她曾连续几天在人家门口苦等;为了摸清牲畜交易的底细,她曾冒着危险深 入“虎穴”;为了信守诺言,她曾冒着风雪为纳税人送去办理好的税务登记证……

  十多年来,别人都说:看你这个闺女家,整天像个男人一样下乡,找找领导换个坐办公室的事多好!刘爱香听了,只是笑笑,却没当一回事。再苦再累, 她都是一个人默默地承受。因为她牢牢记住了父亲的话:一定不能给爸爸的脸上抹黑呀!

  担当

  同事们说:她一个人干了几个人的活儿,却从没怨言

  1994年,所里的会计休产假,领导考虑过去考虑过来,就觉得刘爱香最合适。可是刘爱香却摆摆手。其实,刘爱香的担心是有她的道理的,因为会计 这个工作要心细,自己一旦出点错,又怎么对得起父亲的嘱托。更重要的是刘爱香觉得自己仅有高中文化水平,怕自己挑不起这副担子。无论她怎么推辞,会计的重 任还是落到了她的身上。就这样,刘爱香在会计这个岗位,一干又是16年。

  “税务所的会计不同于一般单位的其它会计,税务登记、税种认定、税款征收、发票管理、银行解款……没有干完的时候。”在唐家泊税务分局采访,局 长刘建涛告诉我们,“现在,她每月开出的各类税票1万多份,销售发票四五千份,代开发票也是几百份,刘爱香从来没有出过一点差错。”

  16年,没有出过差错!这背后却不知浸润着刘爱香多少辛勤的汗水。

  就在刘爱香担任会计不久,局里为适应信息化需要,对全部会计业务实行微机化管理。这对于一点计算机知识没有的刘爱香来说无疑是一道很难以逾越的 门槛。别人劝她说:这么大岁数了,干脆别干这会计了!其实,刘爱香心里也是怵得慌。这计算机不比别的,不是出点力就行的,你要是搞不懂,将来出了大错,那 怎么交待。虽然这样,可刘爱香却一声不吭,她硬是用了别人吃饭、睡觉的时间拿下了全国计算机一级等级证书。

  2000年成立唐家泊地税分局后,业务量成倍增加,现在分局下辖大小企业60多个,个体经营户220多个,年入库税收870多万元。业务量大 了,但人员却没有增加。她整天忙里忙外,跑上跑下,忙得不可开交,从没有一句怨言。

  2007年,地税系统实行“数据大集中”,必须先采集纳税人的涉税信息,并录入税务管理系统。这项工作时间紧迫,工作量大。为了保证按期完成任 务,刘爱香每天中午、晚上加班,就连星期六、星期天也不例外。那时候,女儿正在准备高考,她便从老家把婆婆接来侍候女儿。女儿想妈妈,只能在电话里匆匆与 她说两句话,便又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去。就这样不分昼夜地工作,终于如期将6000多条纳税人的信息准确地录入。之后,地税局计会科王学芳科长十分钦佩地 说:“刘爱香岁数最大,工作却最认真最扎实,没出一点差错。”

  的确,刘爱香是一个办事非常认真的人,更是个吃苦耐劳、任劳任怨的人。不论是一开始的手开发票,还是后来的微机开具发票,刘爱香总是一丝不苟, 每开出一张发票,她都要认真校对上几遍才放心。上班的时候,人来人往,办完了这笔业务又有下一笔,到了中午,她就会一边吃着饭,一边整理发票。晚上,别人 都下班了,她却还在整理,实在整理不完她就拿到家里去。有时,女儿就对着爸爸发牢骚说:“妈妈要是哪一天不回家摆弄帐目,我们就算是过年了。”

  任会计16年来,她究竟加了多少班,她自己也不清楚,但是同事为她算了一笔帐,按每天加班2小时来算,她每年加班的时间累计超过1000个小 时,她一年干了一年半的活儿。

  在唐家泊分局,刘爱香一直被同事们称为“老大姐”,这不但是因为她的年龄大,更是因为她以“老大姐”的姿态为大家做出了榜样。会计在税务部门不 是个职务,只是一个岗位,但是刘爱香这个会计却成了整个税务所的“大内总管”。局里七八个人,每人一个工作片,负责征税、稽税,整天全靠在乡下,平时整个 分局大楼有时就剩下她一个人。刘爱香除了要为纳税人办理各种业务,要接待纳税人的咨询,还要为伙房买菜、买米、买面,安排好工作人员的生活,还要转接电 话,稍有一点功夫她还要拖地、讲卫生……

  同事们说,就没有看到刘爱香有闲着的时候。

  微笑

  纳税人说:什么时候脸上都挂着笑,什么时候找她什么时候在

  唐家泊地税分局位于庙后镇驻地,一座两层小楼,300多平方米的面积,连局长一共7个人。刘爱香的办公室在一楼,二三十平方的一间屋子,里面摆 放着六张桌子,看起来有些拥挤。刘爱香的办公桌就在临门的柜台边,一台微机,一台打印机挤占了整个桌面,再仔细看,桌面的正中还有一个巴掌大的小花盆,里 面是沙土,栽着一棵小仙人球,再旁边是一包打开了的“婴儿乐”饼干。

  每月的一到十五日是纳税人集中纳税的日子,也正是刘爱香最忙碌的时候。柜台边已有四五个人在排队等候办理业务,刘爱香忙而不乱,脸上露出从容而 镇定的神情,收钱、微机输入、开票,然后迅速而熟练地翻税票、盖印,印章时敲击桌面的“咚咚”声不绝于耳,等办完了一切手续,她站起身,递过去,脸上露出 自然的微笑。

  刘局长告诉我们,唐家泊分局位于庙后镇,这里有大小滑石开采与加工企业50多家。去年,为了加强管理,实行了“一车一票”的办法,业务量增加了 数倍,单是使用税票一项,每月就要用二三十本。一张票一般是10元、20元,还有的是5元,每本500张,一个月就是10000多张。这10000多张要 盖上印,要发出去,要收回来,要装订好了上缴,这其间的工作量太大了,别的分局的印章能用多少年都不坏,我们局去年刚换的印,用了一年多就磨平了。

  工作这么多,压力这么大,刘爱香从不叫苦;到分局里办事的人,什么脾气的人都有,什么样的人都能碰到,可是人们看到她的脸上总是挂着微笑。

  “家里那么多事,天天加班,从来不烦,从不多领一分补助。说实话,我敬佩刘爱香,”今年51岁的股长王长谦说,“我其实比刘爱香就大个二三岁, 我们不会微机,整天全是她帮我们查纳税情况。她再忙也从不说一个不字! ”

  在服务大厅,我们还遇到了许多前来办理业务的人。说起刘爱香,她们异口同声地说:找刘会计办业务,心情舒畅!华友滑石粉厂厂长林华军说:“刘会 计不笑不说话,那个态度我从来没看到第二个。我厂离分局二三十米,我家属当会计,有不懂的,打个电话就过去教她!”

  “刘会计是我见到的态度最和蔼的人了,十多年来,一直是她给我们办业务,不但态度好,关键是耐烦,我们报税没有个点儿,我们几点来,她就几点 在。去年,我公司换了一个新会计,业务不熟练,天天向刘会计请教,真是百问不厌。”在庙后镇最大的滑石粉加工企业--华盛精细化工有限公司,记者见到了总 经理王进军。他竖起大拇指把刘爱香夸了一顿之后,又给我们讲了这样一件事, “去年腊月二十六日,天下着大雪,由于业务需要,要到分局开税票,可放年假了,刘会计回了县城,我就打电话给她,谁知她一点没推辞,放下家里的活儿,打着 的回来给我开票,让我终生难忘。事后,我说感谢她的时候,她却说,咱就干这工作,应该的……”

  像这样的事,在刘爱香身上还有很多很多。与她共事了两年多的企业股股长张绍朋说:“刘大姐心里装的只有工作,她从没休过一个完整的假期,不论从 工作上还是其它方面,刘大姐绝对是我们的榜样!”

  幸福

  刘爱香说:能为纳税人做点事情,才是我最大的幸福

  幸福,对不同的人都会有不同的答案。

  “小家庭团圆快乐是幸福,可是能通过自己的工作为社会做点事情,才是最大的幸福。”这是刘爱香对幸福作出的回答。

  刘爱香的丈夫叫邹美超,是镇兽医站的一名工作人员。结婚25年,是他一个大男人承担了照顾孩子、侍候老人等大量的家务活儿。其实,原来邹美超也 是一名会计,单位里的事情一多,两个人都忙,家便都摞了。为此,邹美超也曾对妻子发过牢骚,他说,别人也有干像你一样的工作,可是谁也没有像你这样,干起 工作来就不要这个家似的。后来他看光说也没有用,便悄悄地退到幕后,辞去了会计的工作,默默地支持妻子。

  刘爱香有一个女儿,现在已经是一名大学生了,这让她感到自豪和高兴,同时内心也充满着内疚。孩子小的时候,随着她从亭口搬到唐家泊,再从唐家泊 搬到亭口,不停地转学,直到考上了高中才进了县城读书。为了照顾孩子的生活,她便把七十多岁的老婆婆接到城里,租了一间房子来照顾女儿。忙的时候,她能连 续几天住在乡下,有时想回去,可是等她忙完了手里的活儿,已经没有公交车了。有时女儿想妈妈就打电话,她才能在晚上回家给女儿改善一下生活。后来,女儿的 第一次高考还是失利了,直到复习了一年才考取了大学。每提到这一段事情,女儿就会说:你这个妈妈呀,心里只有工作,哪还有你的女儿!

  其实,刘爱香心里怎么会没有女儿呢?她只是把工作放到了比女儿更重要的位置而已。她对女儿说:“欠你的,等我退休了,好好地给你补上!”是的, 欠女儿的她可以补上,可是愧欠父母的,她却怎么能够补得上呢?

  1997年,父亲患病住进了桃村医院。为了照顾父亲,他让弟弟妹妹们白天照顾,晚上她挤时间处理完工作,便让丈夫用摩托车带着她,赶30多里的 夜路去医院陪父亲。第二天早晨再和丈夫一起回去上班。在父亲住院的30多天里,刘爱香几乎天天如此,工作压力大,又休息不好,刘爱英一下子瘦了一圈。后 来,父亲怎么也不让她去了,单位的领导也做她的工作让她请个假专门照顾父亲,可是她说:我请假,会计这块工作交给谁?后来,父亲再一次住院,直到第二年去 世,刘爱香楞是没有请过一天假。

  庙后镇政府干部徐洪义干了多少年协税员,她与刘爱香在一起工作的时间最长。他说:“我干了一辈子工作,一起工作的同事有许多,刘爱香这个年轻人 最让我佩服!”他记得,2009年3月1日,分局开始对所有的滑石企业实行“一车一票”收税,业务量一下子翻了一番多,本来就忙得不可开交的刘爱香恨不能 把自己劈成两个人。可是,就在这个之前的一个月,刚刚把孩子送进了大学的婆婆病倒了,最后他让丈夫请了一个长假,专门照顾婆婆,只有星期天的时候他才能挤 出一点时间回去替换一下丈夫。半年后,婆婆去世了,她刚回到家里,又有人打过电话要买税票,她二话没说,立即返回去,直到办完了事才回到家里。

  28年来,刘爱香就这样默默地走过来了。她是平凡的,她的岗位也是平凡的,可是正是在这样的平凡中,她做出了不平凡的业绩。2008年,她被栖 霞市委市政府授予“巾帼十杰”称号。她说:“我这28年,只是忙忙碌碌为纳税人做了些琐碎的事情。一切都是我应该做的。而且,也不只我刘爱香一个,周围很 多人都像我一样,多少年都是这样默默无闻地走过来的。我还会这样默默地走下去。”

  这就是一个山乡女税官的追求!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