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吴健民:我的舒朗人生刚刚开始

2009-08-12 14:21:42  来源:《服装界》  作者:  个评论  点击数:
怀抱着国际品牌的梦想,舒朗从烟台起步,誓夺中国女装领头品牌的桂冠。它的信心来自哪里


  “中国企业家在世界上很难做好,是因为太谦卑了。”吴健民在今年召开的中国服装协会五届二次理事会暨全国服装行业工作会议上如此说。   

  吴是山东舒朗时装的董事长,他的自信,显然在最近意大利收购一家毛纺厂时,为他加了分。   

  当时,他去这家企业挑选设计师时,这些设计师并不以为然。而他没有说什么,先对产品进行了分类,并做出自己的评价。   

  此刻,这些外国设计师们露出钦佩的眼神。   

  “我们唯一的区别,就是你的鼻子长些。”设计师们纷纷和吴拥抱时,吴打趣了他们一下。   

  而当记者在北京东方新天地舒朗北京设计总部采访他时,他也如此自信地说,一不小心把山东女装做到了全国。   

  此刻,他的目光,凝视着窗外长安街上的车来车往,思绪仿佛也沉入自己以往十年的足迹中。

  从烟台起步的那份执着   

  “想做自己的主,于是下海,”1999年时任山东栖霞经协委主任的吴,很决然地辞官下海了。   

  但“下海为什么?我这一生到底要什么?”他依然很矛盾。   

  那夜,他一个人在号称胶东最高屋脊的栖霞,不停地把一堆石子扔向夜空。朝阳升起时,他忽然明白了:人不管干什么,最终要达到一种自在、舒畅、明朗的境界。   “‘舒朗’两个字,就成了我要追求的一切。”他说。   

  慢慢地,服装产业进入他的视野。   

  于是,他跑到宁波,跑到广东,把优秀企业考察了一遍。在宁波,看到雅戈尔“走向世界”的豪气,也看到了宁波这样超速发展的产业集群。   

  “山东能做这么一个企业吗?”他的结论是不可能,烟台没有江浙一带产业集群的优势。   

  但是,当时烟台外贸服装正红火,“外贸附加值低,且订单很容易受制于人,”这不符合他的性格。   

  于是,做品牌的念头,越来越强烈,“做自主品牌,做自己能控制得了的知识产权品牌。”   

  回到山东,他去征求朋友的意见。一个朋友说,山东历史上从没有做出女装品牌,问他敢不敢做,“好,一头扎到这个行业。”   

  而那个冬天,为了寻找女装发展路径,吴飞往巴黎。伫立在塞纳河畔,迷醉在浪漫气息中,他更坚定了用东西方文明,打造舒朗女装的信心。   

  从巴黎回来的吴,被激情冲撞着,“三年后,舒朗要到巴黎去开时装发布会。”他豪言。 回忆起这些,他笑了:“真是无知者无畏,当时我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   

  但是,为了这个梦想,他开始行走。   

  他的脚步,踏在了浙江柯桥面料批发市场,他扛着布卷,一次次从店里步行到打包区,一个来回近八里,那时他的腿部刚刚打进去钢条,手术不到一年。   

  后来,他发现江浙很多面辅料,都从国外进口,他果断地把面辅料采购基地设在欧洲和日韩,“我们采购链就和他们处在同一个起跑线上。”   

  而从山东飞到欧洲,和从江浙用时差不多,到日韩,甚至比江浙还便捷。   

  面辅料解决了,但现实让他再次迷茫。   

  创业时的1999年,正值国家宏观调控,民营企业贷款难,企业资金运转困难,他曾独自一人在大海边,承受着发不出工资的压力……   

  但舒朗挺了过来,并始终把做自有品牌放在第一位,专心做内销,严把质量关。   

  2000年,吴把企业从栖霞迁址烟台开发区,迈出了立足烟台走向全国的关键一步。   

  但是,又经过几年的发展,舒朗的知名度仍还是不高。

  从山东到中国的成功尝试   

  问题出在哪里?   

  “山东人到深圳去做生意,别人会以为你是来卖山东土特产的。”他反问记者,山东人在全国是什么形象?会有人说是浪漫吗?   

  显然,山东人给大家的印象是粗犷、憨厚的大汉,这的确不太适合做柔和的女装。   

  而其实,当时就连济南、青岛消费者都不认可来自烟台的舒朗。   

  于是,“先让山东认识舒朗,然后北京、上海、深圳……认识舒朗。”吴认识到了区域认识对于品牌的重要性。   

  然而,“这是非常艰难的认知过程”。刚开始,吴把舒朗做成美丽而舒适的时装,之后又为品牌注入人文内涵,使人一提起舒朗,就体会到“舒畅而明朗”的感觉。   

  这也正他想要的人生感觉。   

  “我每时每刻都在思考,如何把儒家文化融入商业。”他说,当“以和为贵”、“礼仪之邦”的理念变成一件件时装时,舒朗就代表了鲁派女装精髓。   

  他最兴奋的是,看到大街上很多人穿着舒朗。他也希望通过客户关系,寻找朋友。因为,所谓的朋友,首先就是价值观的认同。   

  而要完成这些价值感的塑造、阐释和表达,需要一大批人才。   

  同样地,烟台人才较匮乏,“打破常规的看待人才结构的问题,放眼全国选人才。”于是,他一边强化烟台总部人才建设,一方面将设计部往外转移。以发展总部为主体,以北京等分部为辅,打造了包括两名中国十佳设计师在内的百人设计团队,每年可开发2000多款服装。   

  显然,所有的人都要经过吴的面试,给年轻人机会,然后经过培养,充实到各岗位,在“阳光女性、舒朗人生”的品牌理念的感召下,合力打造舒朗。   

  “我们打造舒畅明朗的阳光文化,但拒绝平庸,这包括员工和谐交流、和谐共事。”吴说。   

  有日本朋友,看到员工下班后兴高采烈,“从内心的舒展是了不得的事情。”朋友问:这是为什么?   

  “这源于对职工的尊重,仁者爱人,”他回答说,我们要做一个纯粹的人。   

  而吴还把这种文化,带入到营销网络,不断拉长产业链。   

  从山东第一家门店济南银座开始,淄博商厦、青岛百盛、东营百货、潍坊中百等依次入驻,在山东打好基础后,东北、北京、天津、西北、南京、武汉、深圳、成都、济南等地相继成立了分公司或办事处,600多家专卖店如星星般开起来。   

  而当年,刚来北京时,有朋友建议,必须先做燕莎、赛特。但是他不想为了进高级商场,而贻误发展机会。于是,他先做起来再说,结果北京大区目前已开了117家店。

  就是靠着自信,舒朗以烟台为圆心,逐步走向了全国,并连续突破了3000万元、5000万元、1亿元、4亿元销售大关,2008年实现销售收入9.8亿元,利润率也开始位列“百强”前列,其中2007年位行业之首。

  从中国到世界的梦想   

  显然,随着知名度的提升,舒朗逐步向中档、中高档延伸,“舒朗要做中国女装中级品牌的领头品牌,逐步解决全国影响力的问题。”吴准备推出一个高端女装品牌。

  但是这不是吴的全部计划,下一步他开始转向外贸,开始国际化之旅。   

  面对外贸市场的低迷,很多人对此不理解。   

  “如果不加大外贸,等经济复苏时,就没有我的地盘了。”他解释说。   

  而全球金融危机,加快了舒朗国际化的步伐。   

  去年底,吴一口气收购了意大利男装品牌公司Guido Bertagnolio、ADRI—ANORODINA及粗纺纱工厂F&DS.R.L.FOGLIOEDOSIO、毛纺厂Tazio Enrico Fadini四家企业。  

  “此时品牌扩张,成本会比以往低得多。”吴说,“意大利工厂的设备和技术人员,将整体迁入烟台。”   

  同时,“真正实现中国人到欧美去,舒朗员工到欧美去,真正地实现采购、人才、网络的全球化。” 吴说,“我们收购意大利工厂,绝不是给意大利人做品牌,我们让意大利给我们打工,做的仍是我们自己的品牌,这个品牌来自山东烟台。”   

  为此,“舒朗还要在意大利建立自己的男装设计中心,同时引进法国著名女装品牌。”   

  实际上,目前舒朗已在巴黎、首尔、香港、北京、深圳等国际化城市设立了设计工作室。   

  吴要的仍是一个更自由的、更舒朗的国际化。   

  于此同时,4月舒朗三期工程启动,包括了8万平方米男装及物流工程。   

  “这样一来,舒朗就有十万平方米的总部基地,600多家直营网点,以及多个设计工作室,实现了产业链条全封闭运作。”   

  而他的既定目标是,以资本为杠杆,完成一个产品链的全系列品种,完成全球化的自主品牌网络建设。   

  今年,舒朗将走过10年。   

  “一个男人创造了舒朗,就是一个注定为女人服务的人,”他说:“等到全世界认知我了,我也就走到生命结束了。”   

  “10年,对我来说只是一个开始。”他说。(文/齐元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