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烟台一千万富翁被杀 手脚捆绑生前遭暴打(图)

2013-12-24 11:34:19  来源:水母网  作者:  个评论  点击数:

  【案情导读】初冬时节。夜幕降临,一场命案在山东省莱州市土山镇上演……70岁的徐振林(化名)和他的妻子、儿子一起开了一家工厂,专门加工装 载机零部件,生意做得顺风顺水,订单源源不断。没想到11月10日的傍晚,厄运降临到这老两口的身上。直到次日凌晨,老两口被工人发现倒在血泊里,徐振林 不幸身亡,其妻重伤。是仇杀?图财?还是抢劫杀人?警方雷霆出击,鏖战18个昼夜,将崔海、徐军、姚峰(均为化名)三名犯罪嫌疑人抓获。昨日,记者奔赴莱 州市公安局,详细了解了命案真相。

  11月10日这天,是入冬以来的第一次降温。莱州市土山镇某机械厂,70岁的徐振林(化名)像往常一样,正安排工人干活。这个机械厂是徐振林和他的妻子、儿子一起开的,专门加工装载机零部件,生意做得顺风顺水,订单源源不断。

  下午5点,徐振林招呼妻子和会计拿着一摞现金,给工人发工资。可他并不知道,50分钟后,杀身之祸就降临到了他身上。

  夜幕下的罪恶血案悄然发生

  发完工资后,看到工人喜滋滋下班离去,徐振林先在工厂溜达了一圈,他喂了喂南院养的那两条雄壮的藏獒后,便到了门卫值班室。平日里,他都住在值 班室,妻子则住在厂东面的小屋里。徐振林拿出油条,又将燕麦片倒上热水,准备吃晚饭。这时,儿子从外面推开门进来,告诉他晚上有饭局,不在家吃饭,随后离 开了值班室。儿子也不知道,这一走便和父亲成了永别。晚上10时50左右,一工人回来加班,推开夜班门,看到地上有一个绒线帽,仔细一看发现徐振林妻子的 帽子,工人寻思着:是不是老两口吵架了?工人没理会,径直进了车间。过了十分钟,又有两名工人来上班,看到帽子也没在意,就进车间了。11月11日凌晨零 点十分。一工人推着装满铁屑的小车来到大院,听到痛苦的呻吟声,时断时续。顺着声音,该工人来到值班室,推开门那一刻,他立刻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徐振林 和他妻子仰面向上躺在地上,浑身是血,双手双脚被捆绑着,鲜血顺着头部流淌到地上。徐振林已不省人事,他的妻子奄奄一息,声音越来越弱……惊魂未定的工人 一边给徐振林儿子打电话,一边喊人,同时拨打了110和120。很快,徐振林儿子火速赶了过来。看到父母亲惨状,他瞬间崩溃了,瘫坐在冰冷地面上,泣不成 声。很快,辖区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刑警和技术中队民警也随之赶来。

 装着千万汇票的保险柜丢了

  法医迅速对徐振林头部的伤口进行了检查。经初步鉴定,徐振林系被人用钝器击打头部,导致后脑颅骨多处骨折造成死亡,身上并有多处拳打脚踢的伤 痕。医院也传来消息,徐振林的妻子颅脑损伤过重,流血过多,昏迷不醒,正在抢救。技术民警在现场拉开了警戒线,戴着头套脚套对现场每一个可疑之处无缝查 勘。其他民警则兵分三路,一路对中心现场及周边进行访问,包括工厂、工人、住户;另一路排查,搜索每一处角落;第三路则到医院,根据徐振林妻子的抢救情况 进行走访调查。

  不久,民警调取案发现场监控时发现,值班室里的一台监控主机不翼而飞,厂内、厂外一切有价值的视频资料都在主机里面,并被人为地拽断了电线。民 警意识到,犯罪嫌疑人心思缜密,不留下任何线索,最有价值也最可能为警方提供可靠线索的监控就这样缺失了。同时,民警发现徐振林妻子卧室内凌乱不堪,有明 显被人翻过的痕迹。徐振林儿子告诉民警,他母亲房间内有一个保险柜,平日里都是母亲掌管着工厂财务,工厂的运转经费、工人工资发放都是她一手操办,里面有 1000多万元的承兑汇票,还有一些存折、存单以及给工人发工资剩下的2万元现金。可是,保险柜不翼而飞。

  在死者躺着位置细心民警终于发现了一个十分模糊的带血迹的脚印。同时,民警发现了轮胎印,轮距98公分,有可能是摩托车的。医院也传来消息,徐振林妻子伤势过重,一直昏迷不醒。

  保险柜没了,老人一死一重伤,难道是图财杀人?

现场留下了沾满血迹的手电钻和撬杠

  11月11日,案发后第一天。民警初步判断,作案时间应是徐振林儿子出去吃饭后至晚上工人回来加班前,而徐振林值班室内的油条、燕麦片还冒着热 气,没有吃过的痕迹,其妻子饭桌上的菜也没有动过,说明两人在还没有吃饭的情况下遭受侵害,作案时间应早一些。警方认为,嫌疑人熟悉现场,且对工人作息时 间了如指掌,应是熟人作案或事前多次踩点作案,案发后保险柜不翼而飞,应该有运输工具,以便装运保险柜,这与民警勘查到轮胎印不谋而合;嫌疑人应该是戴着 手套作案,现场并没有留下任何的指纹痕迹;在徐振林被害现场,民警还发现了手电钻、撬杠和链子锁,上面血迹斑斑,撬杠上粘了一根毛发,案发后通过询问家 属,除了手电钻和撬杠是工厂的外,链子锁来源不清;而那个沾满血迹的脚印,很有可能是嫌疑人的,也有可能是急救人员抢救伤者踩到鲜血留下的;至于捆绑受害 人的绳子,根据民警的访问,并不是工厂里面的,那就是嫌疑人带来的……

  车轮印、沾满血迹的手电钻和撬杠、绳子,成了摆在民警面前仅有的痕迹物证。

  在调查走访中,一邻居向民警反映:案发当晚大约17时40分左右,她开车出去吃饭,此时看到一个30岁左右、挺胖挺壮且个头不高的男子,拿着头 盔从案发地向西走了过去。“当时我还寻思,平日都是下午5点左右工人就下班了,怎么这么晚了还有没下班的啊?”邻居回忆当时情况很纳闷。在吃饭途中她忘记 了拿东西,于是返回去。18点16分左右走到工厂西面十字路口拐过弯时,她看到了一辆三轮摩托车正向西驶过。这个男子是谁?会不会和本案有关?

 嫌疑人的三轮摩托车成破案突破点

  11月12日,第二天。熬了一宿的民警决定大海捞针从周围监控找线索。可是由于案发时天已黑,监控画面很模糊,进展很慢。另一路民警根据车胎印 的轮距,走访辖区所有维修和买卖电动三轮车以及摩托车的店铺,最后得到反馈,从轮胎印和轮距看,应该是旧的摩托三轮车,况且还是上世纪80年代的产品,属 于早已淘汰的车型。随后民警又排查了辖区内收购买卖旧三轮摩托的店铺,都被否定。此时,更大的疑惑困扰着民警:案发于天黑之后,乡村监控却不清晰且监控主 机比较分散,也不能确保主机是否开机或者完整保存。面对困难,民警发誓要查出线索。

  11月13日,案发第三天。

  在查看中心现场及附近监控时,民警终于从众多监控中“抠”出了一辆三轮车,画面显示的时间是18时16分,一开始这辆摩托车并未开车灯,自东向 西行驶。模糊画面中出现的这辆摩托车,民警隐隐约约看到只有一个人骑着车,小小的车兜里好像装了什么东西。“会不会是保险柜?”民警紧盯着画面,看了又 看。

 民警查看了海量监控终于发现目标三轮车

  为了更详细地掌握嫌疑人何时出现又是何时离开以及逃跑的路线,民警决定扩展监控范围。三人一组、接力赛式地找监控、拷监控、看监控……一场全警查看监控的序幕就此拉开。

  从案发现场东十字路口一路向南,沿途只要有监控,民警便拷贝下来回去仔细查看。就这样,一路走、一路找、一路拷,周边村庄都让民警查了个遍,范 围也一点一点延伸到了沙河镇、平度市的灰埠镇和新河镇。同时传来消息,案发后徐振林的手机不见了,很可能是被嫌疑人拿走。民警通过工作发现,当晚该手机 18时23分是开机状态,18时24分却是关机,这与邻居反映的“18时16分看到一辆三轮摩托从案发工厂驶出”在时间上衔接了起来。

  在这8分钟的时间里,嫌疑人都做了什么?去哪了?

  通过警方4天的走访排查7个重点村庄重点人员153人,有一个人进入警方的视线:崔海。

  民警了解到,这个叫崔海的人,因为借贷纠纷与死者发生过矛盾,也打过官司,甚至都上诉到了中院,但二审还是败诉。“会不会是崔海对徐振林怀恨在 心加以报复?”带着疑问,民警走访了法院有关人员,得到的答复和家属反馈的情况相同。民警找到崔海,他却表现很平静。检查他的住处,并未发现摩托车痕迹。 民警将查找范围扩大,调取了90多处的监控点,搜集了400多小时的视频监控资料,绵延30多公里,涉及莱州、平度、昌邑等100多个村庄。终于功夫不负 有心人,在平度市灰埠镇通往高速路的一处监控中,民警发现了一辆三轮摩托车,车上有两个人,车兜内装着一个箱子,虽然光线很暗,但肉眼可以看出,这是一辆 拉着类似铁箱之类的三轮摩托车!连日来的不辞劳苦就为了这一辆三轮摩托车!

  同时,在尹家村通往264省道的一处加油站监控点,另一组民警也传来了好消息,一模一样的三轮摩托车醒目地出现在画面中,并在潍坊昌邑市石埠镇的一处监控点再次看到这辆嫌疑车。民警将这两处监控与所有监控结合起来,嫌疑人逃跑路线逐渐清晰起来。

 警方锁定具体作案时间和三名嫌疑人

  有了逃跑路线,可新问题又出现了:为什么在案发工厂西面十字路口的监控显示,是一个人开着摩托车离开的呢?另一个人又去了哪里?

  11月20日天刚亮,一重大情况被发现:视频中时间定格在11月10日17时22分,由南向东驶来一辆红色三轮摩托车,车上是两个人,戴着头 盔,当这辆摩托车转了一圈返回来时,车上却只有驾驶员一个人。只见画面中那辆摩托车在来回转了5圈之后,最后一次的转圈时间锁定在17时38分,之后就是 在18时16分驾车离开,正巧与回来取东西的邻居擦肩而过。民警据此锁定了嫌疑人具体的作案时间:17时38分—18时16分。

  接着,民警又查看十字路口的监控,回放、暂停……端倪出现:之前民警看到的只是一个人拉着铁箱逃离现场,铁箱一个角正与另一名嫌疑人重叠,但经 细致查看,那人头盔有一个点反光,虽不很清晰,但这个细节也是重要线索。结合中心现场东面丁字路口的监控,民警分析,摩托车上的另一人一定是提前下车,然 后步行到中心现场附近,后来骑摩托车的人过来,两人汇合后便向受害人伸出罪恶之手。犯罪嫌疑人到底是谁?民警继续侦查。11月25日,警方锁定了一个烟台 的手机号,机主正是莱州市土山镇某村的崔海。顺藤摸瓜,民警又很快找到了潍坊市奎文区的姚峰和沙河镇某村的徐军。

  但三个人的位置并不是集中的,崔海和姚峰在潍坊,而徐军则去了青岛。民警兵分三路,分别赶赴青岛和潍坊开展侦查工作。

警方分两路抓捕三名嫌疑人

  三名嫌疑人被锁定。警方严密监控了解到,姚峰电话联系过徐军,让他帮忙申请一个QQ号,以便两人“单线联系”。专案组请网安大队帮忙,锁定了这 个QQ号,并掌握了两人的聊天记录。而在此期间,徐军也不停变换号码,这给民警的侦查工作带来了不小麻烦。同时,徐军经常在网上购买银行卡,每次都是10 多张,而且每次都是用邮递的方式。民警怀疑徐军办理银行卡是用来存储卖承兑汇票所得的赃款。根据邮递地址,民警获得了徐军的住址。接着,在对徐军的监控 中,第四个人的出现引起了民警的怀疑。徐军日常与一个叫李锐(化名)的人联系异常频繁,民警怀疑这个叫李锐的人是不是也是其中的一名嫌疑人?在准确获悉李 锐的动向后,民警在青岛市铁路警方的配合下,在火车站将准备坐火车去黑龙江的李锐抓住。经过审问,民警惊喜发现,这个李锐是过来购买汇票的,他交代从徐军 那里买了4张承兑汇票。

  11月28日,警方准确锁定三名嫌疑人的藏身落脚点后,果断收网,先后在青岛市城阳区将犯罪嫌疑人徐军抓获,在潍坊市将犯罪嫌疑人崔海、姚峰抓获。

  至此,经过18天的艰苦鏖战,三名犯罪嫌疑人悉数到案,案件告破。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