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PO重启背后:LED行业面临忧患

2014-05-09 22:20:42  来源:  作者:  个评论  点击数:

  但是自4月中旬开始,由于停了一年半的IPO重启,上海综合指数开始下跌,特别是近几天,其跌幅更大。有人估计,由于IPO重启的预期,A股市值已经蒸发1万多亿元了。

  对于IPO的整个形势,我不敢妄加评论。先来看看已经上市的LED企业,对于这些企业而言,他们对于IPO的重启关注度很明显是低于未上市的企业。毕竟已经上市,再怎么关注对他们的意义和影响也已不大。不过从行业发展和业内上市企业的增加情况的角度出发他们也会适度关注以考虑对他们的影响。再来看看已经过会的LED企业,对他们来说,IPO重启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IPO一朝不重启,他们就会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负担无法减轻,与上市有关的任务进程也会被拖缓,影响企业的正常发展。随着IPO的重启,已过会企业的发展得以继续顺利进行下去。

  但是为何市场对国内股市IPO的重启会如此没有信心,是拟上市的公司过多,市场没有足够的承接能力吗?是市场预期拟上市公司“圈钱”更为严重,投资者只好逃上策吗?是近期所出台的股市改革的政策没有切中要害,投资者对股市改革没有信心吗......

  就整个的LED行业而言,IPO的重启的确是意味着有更多的优秀LED企业进入上市公司行列,促使LED行业的快速发展和洗牌。如果企业能够上市,那么其在品牌和资源、融资方面的优势和未上市的企业相比将更加凸显。然而,近观这两年的股市状况,LED上市企业的表现并不突出。由于我国的资本市场发展并不成熟、不健全,再加上行业状况不稳定,上市企业经营不佳等原因,导致了超募资金过高、市盈率过高、发行价过高等问题的出现。当然,这样的情况同样也出现在其他行业中间。究竟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呢?

  就当前中国金融改革来讲,其实金融就是对信用的风险定价。不同的信用关系就有不同的金融产品、金融市场及金融工具。不同国家的金融市场结构完全取决于不同的信用关系。对于欧美发达的市场经济来说,各国金融市场结构不同就在于各国的信用基础制度不同。而信用就是企业、个人及政府的承诺。而这些承诺不仅与经济条件和社会环境背景有关,也与一个国家的文化特质、政治法律制度、个人人格及意识形态方面等有关。

  这就使得信用既有人格化的信用也有非人格的信用。人格化的信用既与个人人格有关,也往往由特殊的权力结构来确定。非人格的信用则是由市场长期演进发展而来。因此,中国市场的信用关系及信用的担保方式是与欧美国家完全不一样。为何许多现代金融市场、金融工具及金融产品进入中国后会水土不服?很大程度上就在于中国的信用基础制度与欧美发达国家不同。可以说,当前中国金融市场的信用从来就没有摆脱过政府隐性担保的窠臼,而欧美发达国家的信用则是由市场长期演化而成并由成熟法治来保证的非人格化信用。

  也就是说,金融市场交易的就是信用关系,是给信用的风险定价,而当前中国市场的信用与发达国家有本质上差别。但是政府又希望让成熟国家的金融产品、金融工具及金融市场嫁接到中国的信用基础制度上。这样的嫁接一定会让整个市场问题丛生。因为,政府对信用的完全隐性担保,不仅使得政府完全主导整个市场,而且也会让市场投资者过度高风险,并让其行为收益最自己而让其成本让整个社会来承担。市场过度投机炒作一定不可避免。也就是说,中国资本市场发展不是建立在以严格的法治来保证的非人格的信用基础制度上,而是在政府对信用完全的隐性担保的条件下,以时间进程来确立金融结构比例关系,那么这样的资本市场要发展与繁荣是不可能的。

  还有,中国的T+1交易制度、涨跌停板制度,一些金融衍生产品市场启动,目的就是要规避中国这种信用制度下的过度投机炒作行为。但是实际上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拟上市公司及相关部门都能够突破这些限制,对股市过度炒作以其利益最大化。因为,任何制度安排永远是不完全的,市场的当事人都可能突破这些制度规则。特别是,由于市场的信用由政府隐性担保,从而使得获利的大小往往会与权力远近有关。这也就是国内股市的中小投资者为何个个会被杀得落花流水的问题所在。

  对于金融变革是不是存在这样的问题,我们占且不论。但是就LED行业来讲,虽然IPO的重启对于已过会LED企业而言是一个好消息,但是在这里不禁要问:LED企业你真的准备好了吗?尽管不少企业准备不错,但还是最终被卡在了IPO这道关口,IPO的门槛并不是那么好过的。上市前,企业需要为达到为股东营造盈利的条件,达不到就会撤材料。上市后,除了要关注大股东的利益,同时也要关注中小股民的利益。

  毕竟作为上市公司其实质也就是一个公众公司了。而至于规范化的运作,规范化的程度要求更高,监督更严,企业上市后信息将会要求更加透明化,不管是对证监部门还是股东甚至是社会公众。面对这么多的要求,拥有上市需求的LED企业一定要做足了准备才能万无一失,既不损自己利益也不伤他人的利益。

  所以,对于当前国内股市的发展,对IPO的启动,首先就得走出以时间要求金融结构比例关系达标的误区,而是要以既有信用关系来确定中国金融市场结构,并让其自然演进。在此基础上,也不是盲目引进欧美发达的金融市场、产品及工具,而是发展适应当前中国信用关系的金融市场。只有这样我们才会让市场重拾信心,这样就在面对LED照明市场爆发时代的来临,LED企业IPO可以顺风顺水,从而达到照明行业的又一巅峰。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